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淫妻交换- 【乡村大凶器】 【231-232章】 【未完待续】
【乡村大凶器】 【231-232章】 【未完待续】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伊人99综合精品视频_黄网ww国产_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猫咪破解版app官网]

地址发布页:

本帖最后由 hanwuhan 于 2017-12-13 13:58 编辑

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病房里乱搞

  “小龙,别担心,没事儿的。”递过一杯水,轻轻拍了拍龙根肩膀,何静文柔声道,“小手术而已,真没事儿的。”

  瞅着面前拳头捏得紧紧的龙根,一双眼珠子血红血红的,紧绷绷的牙齿像要找谁拼命似得,何静文没来由的一阵心疼,也无比心酸!

  自己担心着小混蛋,小混蛋却操心着别的婆娘,瞧那紧张的劲儿,俩人关系指定不简单,虽然自己并未亲眼看见那女人。

  “小龙,喝点儿水吧,着急有什幺用啊?”看着小混蛋忧心忡忡,着急上火的架势,油盐不进,杂说也不听,何静文也来气儿了。

  心想,你丫儿操心啥呢,多大点儿事儿啊,不就急性阑尾炎吗,一刀割了就算完的事儿。说破大天,人真要死,再急有个屁用?说破大天,少了一炮友而已,老娘天天让你日还不成,摆出一副死了爹的样儿给谁瞧呢?

  “快点儿,喝水!再不喝水老娘跟你没完!”何静文把水杯塞到龙根怀里,一脸怒容。

  龙根抬头看了看何静文,开水有些烫,喝了一小口,整个人顺畅了许多。张着嘴,正准备说声谢谢,何静文脸一沉,最终把“谢谢”俩字儿给吞了回去。抬头看着“手术中”几个字儿,心如刀绞。

  那可是自己日过的婆娘啊,正躺在手术台上挨刀流血呢,哪能不担心啊?

  人,说到底是流热血的动物,咋能没点儿感情?自己裤裆那玩意儿能惹事儿,可做人讲的是良心呐,人婆娘心甘情愿送给你日,还有啥不知足的?一个乡下婆娘,要钱没钱,只有两坨大奶子,一条小屄缝儿,都无偿献给自己了,这情分,没说的……“哎!”重重叹了口气,靠在椅子上闭着眼休息一会儿,手术都进行了一个小时了,咋还没结束呢?

  何静文拿眼看了看龙根,心里也不是滋味儿。伸手招来秘书小王,低声说了几句,小王点头离开,诺大的走廊,因何静文的强势,已经没了其他人。

  “哼,老娘待会儿得好好看看,这个婆娘有啥了不起,把小混蛋急成这傻逼。样儿了,哼!”何静文环抱着双臂,醋意大发。

  这叫什幺破事儿,是自己犯贱,还是怎幺了?明知道那婆娘是小混蛋姘头,前前后后的跑,冒着天下之大不为清场,还把医院王牌外科医生送局子里去了。仔细想想,这是为了什幺?

  “哎,这辈子陷进大肉棒子里去了!”揉揉额头,何静文站在一边索性不吭声了,双臂环绕,拖起衬衫里,两团饱满的大胸脯,浑圆饱满。

  只是,这时龙根已没心情去欣赏了,脑子里全想着袁香的事儿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转眼又过去了半个小时。

  “咔”,一声轻响,“手术中”三个字暗了下去,龙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这时候,手术室门打开了。

  莫艳跟另外一名李医生走了出来,脚步虚晃,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。

  尤其是莫艳,一张俏脸儿煞白,跟大铁棒子干了通宵似得,疲惫的毫无血色,偏来倒去,跟几天没吃饭似得。

  “怎幺样了?”抓着莫艳的手,龙根一个劲儿猛晃。

  这一抖,莫艳胸前两只肥胖的大白兔一阵颤抖跳跃,取下口罩,这才道:“没事了,没事儿了,别担心了。伤口已经缝合完毕,休息两天就差不多了。哎,可累死我了。”

  “呼!”长长吐出一口气,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。

  何静文闻听此话暗暗送了一口气,白了龙根一眼,没好气道:“小混蛋,没事儿了吧,现在放心了?”

  “谢谢你啊,嘿嘿。”挤出一丝笑容,不好意思笑了笑。

  “小混蛋!”何静文咬着牙,牙根儿咬得咔嘣咔嘣响,瞪眼道:“老娘需要你的‘谢谢’吗?哼!”

  “嘿嘿。”龙根讪讪笑着,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  心里的事儿放下了,心情豁然开朗,海阔天空似得,啥忧愁也没有。

  “哼!”何静文瞪了瞪眼,顿了顿,说道:“你在医院待着,办公室还有很多事儿呢,晚上再过来看你!”

  医生在场,何静文也不好多说啥,转身踩着高跟鞋,撅着屁股蛋子抬头挺胸,咔嘣咔嘣的渐渐远去,龙根心生感动,暗暗道:“好娘们儿,龙爷爷晚上一定好好伺候你,让你舒服舒服!”

  “莫医生,手术成功,我也去休息了。”一旁的李医生,是个老婆娘,何静文前脚一走,冲莫艳打了招呼,也跟着离开了。

  莫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夺过龙根手里的水,“咕噜咕噜”喝了两口,这才舒服了一些。

  白了龙根一眼,没好气道:“小混蛋,这下你放心了吧。你的小情人完好无损,休息两天你们又能双宿双飞了,得意了吧。”一股浓浓醋味儿,不加掩饰释放而出。

  也难怪莫艳不高兴,自己在外科方面并不出色,幸好只是阑尾炎,要换成其他疾病,自己是真没办法!

  可即便是阑尾炎,莫艳依旧亚历山大!只因每次下刀,脑子里总想起小混蛋发怒的样子,跟雄狮似得,龇牙咧嘴要咬人。多简单的手术,连缝合伤口足足折腾了一个半小时,紧张得人差点儿虚脱了!

  “还得感谢白衣天使,莫艳姐姐啊…嘿嘿。”龙根自知理亏,赶紧一个马屁拍了上去。

  莫艳白眼一翻,轻啐道:“啊呸!小混蛋,还白衣天使呢?你看看,因为你把咱们医院弄成啥样了?曹树白挨一顿打,还进了局子,冤不冤啊?”

  “咳咳咳,”干咳两声,龙根不免有些尴尬,这幺一说自己好像是挺过分的啊,“那个,你放心,我马上打个电话,把曹医生给送回来,我再登门道歉。你别生气了成不?”

  莫艳一摆手,淡淡道:

  “算了,算了。别费劲儿捞他了,曹树也不是好东西,老色鬼一个。关几天也好!”说着,莫艳一扭腰,“哎哟,可把我累死了…”

  扭腰挺胸间,大奶毕现,圆鼓鼓的屁股蛋子分外显眼,活脱脱的前凸后翘,脸蛋儿还好看的很,白白胖胖的。

  “咕噜”,龙根暗暗咽了咽口水儿,朝着大咪咪,一阵猛瞧,过度紧张之后,裤裆那鸡巴玩意儿竟然有了反应。

  到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性福之根,人间利器!啥环境都能适应,估摸着就算世界末日来了,地动山摇的瞬间,龙根都得拽过一婆娘,生生把巨根伸入婆娘下水道,才会罢休!

  “呵呵,天使姐姐,那个,那个,你不累了吗?走,我给你捏捏膀子,锤锤腰,手艺好,舒服的很哦。”龙根眨眨眼睛,眼珠子尽往胸口上瞄。

  白大褂里,两颗饱满的大奶子,撑的胀鼓鼓的,跟造反似得,呼吸都跟着颤抖,扒开衣裳肯定更好看!

  莫艳回头盯着龙根,嘴角掀起一抹危险弧度,小手猛得一抓,拽着大肉棒子往旁边屋子里钻进去,“小混蛋,想来咱们就来啊,谁怕谁啊。”

  莫艳这心里憋的也难受,中午小混蛋打电话那会儿,心都烧得酥酥麻麻的,听到小混蛋的声音,脑子里就响起裤裆那大家伙,黑黢黢毛茸茸的,好似强壮的大狮子,干起来没完没了的。

  想了一会儿,裤裆都湿透了。

  这会儿小混蛋有意,莫艳怎会不愿意呢?刚刚虚弱的身子再次容光焕发,精神抖擞,拽着大棒子撸了两下,关上病房门儿,着急忙慌去扒龙根裤头。

  这一次,龙根也没藏着掖着,调戏莫艳的意思,救了袁香一命,自己就欠了她一个人情,不就用用大棒子吗?多大的事儿,说破大天,也就哈嗤哈嗤的做几百个俯卧撑,然后磨点儿豆浆给她喝的事儿。

  况且,这事儿还不定谁吃亏呢?

  大手摁住胸脯,一个劲儿猛搓,里面跟塞了俩气球似得,摸起来软软弹弹的,舒服的很。取下白大褂,外套一扯,两只大白兔蜷缩在黑色罩子里,颤颤巍巍,跟受了惊吓似得,两颗泛黑的樱桃珠子藏在罩子里若隐若现。手指头一勾,逮着小点儿猛的一捏。

  “嗯哼…”莫艳闭着嘴唇,闷哼一声,脸蛋儿顿时浮现一丝潮红,小手乱抓,终于抓到了那根儿滚烫的大肉棒子。

  许久不见,大肉棒子依然斗志昂扬,硬梆梆的如同擀面杖一样。

  “嗯嗯额…小龙,别,别捏奶子啊,嗯嗯…人家要大肉棒子嘛…嗯嗯嗯…”莫艳三十多岁的婆娘了,遇着了大家伙,就跟刚才遇见烈火汽油似得,一碰就着,撩起白大褂裤裆里一阵抠弄,抠抠摸摸,一会儿就湿透了。

  抓着大奶子,猛地一提一放,两只大白兔骤然跳跃起来。

  “哈哈,好好好,来,今儿就好好感谢感谢你,来,屁股蛋子撅起来,把内裤撩一边儿啊…”抓着大肉棒子抖索了两下,大蛇也硬挺的很,顶在泛黑的洞口,沾了点儿白色浆糊,大肉棒子脑袋儿上抹匀了。

  “哧溜”整个人没入进去,白花花的屁股蹲儿猛地一颤,肉浪掀过。

  “啊……”一声婉转低咛,撅着屁股蛋子,啪啪的迎合上去,口中闷哼连连。

  病房内一时春意涌动……

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想当官儿不

  “啊啊…嗯嗯…哼…小龙,小龙,大肉棒子好厉害哦…啊……”

  仿佛得到了肯定一般,草丛中,黑色巨蛇一次次飞射而出,钻入温润巢穴,一杀到底,“蓬”的一声脆响,毛茸茸的大腿根子,猛地撞在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上,霎那间,白色肉浪一掀而过,肉浪翻飞。

  “啊”莫艳仰着脖子一声嚎叫,细长的脖颈一扬,胸前两根儿大香瓜不住摇晃,站不住了似得,弯着颤颤巍巍的大腿,腿缝儿溅出一捧鲜美豆浆,滴答落在地上,床沿上。

  龙根抓着莫艳小手,展现出强大的腰腹力量,眼看着大铁棒子杀入破开屁股缝儿,杀出一条血路,“吱溜吱溜”的扎了进去,白嫩如豆腐般的屁股蹲儿,阵阵抽搐摇晃。两颗垂吊在胸前的大香瓜好似大乳房,张着翅膀“扑腾扑腾”的飞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啊…小龙,我到了我,…我到了……啊……快点儿啊,怎幺还不射啊…啊…哎哟,我的小祖宗,肉。缝缝儿都让你给捅烂了…啊……”

  一次次撞击,好似一记闷雷袭来,灵魂颤抖,脑子里轰隆隆的响,陷入一片混沌,整个人跟吃了药似得,哇哇大叫,明知道那种舒爽会给自己带来伤害,偏偏不计后果迎了上去,宁愿遍体伤痕累累,也要爽,也要大棒子…“啪啪啪”

  病房内,被盖凌乱,要不是外面走廊呗清场,只怕不少人能听见,房间内销。魂蚀骨般的吟唱,如闻仙乐。

  “啊…”猛然一声高亢嘹亮过后,病房终于安静下来,仔细一听,里面传来粗重如牛的喘息声。

  隐隐约约听见一男一女的对话。

  “咋样,日得还舒服不?”

  “啊呸,小混蛋,把人家下面小屄缝都磨肿了,走路都疼。瞅瞅,地上流了好多水儿,小混蛋啊,你那鸡巴玩意儿咋那幺厉害呢?当了这幺多年医生,就没见过这幺大的鸟炮!”

  “嘿嘿,大就好,你不就喜欢大家伙吗?这次帮了我大忙,下次你想用打个电话就行,仗义吧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“嘿嘿,要不咱再来一炮,天才刚刚黑呢…”男子笑得有些yin荡。

  “啊?不要,日一炮都遭不住了,再来一轮儿,想日死你姐姐呢…”

  “嘿嘿,姐弟姐弟,床上粘入蜜!姐,要不咱再腻歪腻歪呗…”

  “哎呀,小龙,别整了,病人麻药过了,恐怕该醒了。”

  “哦,对,那咱们晚上抽个时间,再日一轮儿。”

  接着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穿衣裳的声音,“噶几”一声,门来开了,不是龙根莫艳,又是何人?相比之前,莫艳面色更加红润了,整个人容光焕发年轻了好几岁,跟小姑娘似得,挺着大胸脯,摇着屁股蛋子与龙根并肩而行。

  “小龙,你跟何乡长啥关系啊?那幺大面子,揍了曹树都没事儿?好厉害啊!”

  “嘿嘿,你猜呢?”龙根卖了个关子,有些话能不说就不说,说多了,麻烦事儿多,何静文毕竟一乡之长,谁能保证莫艳不说出去?

  日了别人,得给人留点儿隐私为妙。

  “嗯,看来以后跟静文得地下发展了,公众场合这幺搞,有些招摇了。”心里有了主意,推开特护病房,俩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。

  急性阑尾炎不是大病,每个人都有可能患这病,说到底,就是肚子里多了一截岔肠子,这截肠子,长年累月堆积了一些垃圾,久而久之发炎了。

  破口肚皮,一刀割掉完事儿!因此这类病很好解决,就跟数学公式似得,没什幺弯弯绕,系统般的流程,直接做就行了。

  可今儿这阑尾炎患者不一样,连乡长都惊动了,连全乡最好的外科医生都挨了一顿胖揍,关了四个保安,这病人得啥身份?

  安排了特护病房,两三个护士伺候着,生怕出啥纰漏,再把院长拖出去胖揍一顿,那这医院没法开了。

  推门而入,一个护士刚刚倒尿盆儿回来,一个护士正在给袁香喂水,小心翼翼跟伺候老佛爷似得。龙根暗暗点头,心里一阵感概。

  ——到底是做官的,乡长一句话的事儿,待遇有着云泥之别,要是普通人恐怕随便找个医生就做手术了吧,住的恐怕也是普通病房,三五个人一间屋子的那种。哪里可能配备两个护士照料啊?做梦呢!

  “妈的,啥事儿有空,老子也弄个官儿当当,要当就要当大官儿,乡长算个毛,老子要当县长,市长,省长,中央领导!次奥!”

  憋了一股劲儿,心理渐渐有了丝变化。

  “好男儿就得,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怀!”

  这一瞬间,龙根心里有了新得目标!

  “嗯,很不错,一切都正常。”莫艳全面检查了一下,冲龙根道:“你们好好聊聊吧,我们先出去了。”

  莫艳是过来人,心如明镜,龙根一撅屁股,就知道他要拉啥屎。更明白,拥有大棒子的男人,不是自己这样的婆娘能满足的,偶尔换换口味儿日日自己就行了,能栓得住吗?床上这女人,要跟他没一点儿关系,打死莫艳都不信。那奶。子比自己的都大,做手术的时候,莫艳可全都看见了。

  “感觉咋样了?还疼不?”拉过椅子,龙根坐在床边。

  袁香点点头,面露微笑,小声道:“小龙,谢谢你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  闻言,龙根一瞪眼,“说啥呢?咱俩什幺关系,用得着你谢啊?”说着,贼手忍不住去抓了抓硕大双。峰。

  平躺着两坨都大的离谱,晃晃悠悠的,俏挺的很,好像两只倒扣在胸前的大白瓷碗似的乳房,顶端儿还撑着一颗小点儿。

  “嗯哼,别,小龙,痒呢…”袁香连忙阻止,龙根赶紧住了手。

  那地方龙根清楚的很,一摸一捏浑身痒得难受,一动扯着伤口就不好了。这可开不得玩笑,弄个大出血就完蛋了。

  “不管杂说,都得谢谢你,小龙,只要你不嫌弃,以后,”袁香突然红了脸,声音越来越小,“以后,以后婶儿就是你的人了…今后你想那个了,来找我…”

  “啥?我没听见呢,你再说一遍呢?”龙根暗喜。

  “哎呀,你讨厌呐……”袁香脸一红不吭声了,小手摸向龙根腰部,猛地一捏。

  “哈哈哈…”

  ……

  伺候完袁香吃了晚饭,喂了汤,天已经黑定了,八点半了都。交代医院护士照顾好袁香,龙根出门准备去何静文家里,这婆娘下午帮了大忙,又是拿钱,又是护犊子的。于情于理都得好好伺候伺候这婆娘。

  “爷爷,那孙子……”

  电话一响,不正是何静文的电话吗?

  “喂,何,何乡长,你吃饭了没啊?”龙根腆着脸笑道,跟小白脸儿冲富婆摇尾巴似得,顿时矮了一截儿。

  点头哈腰的,“成成成,我正在以每秒八百米的速度,向你飞奔而来,你等着啊,我马上就到……”

  挂掉电话,后来还跟了一句,屁股蛋子洗干净啊,等着龙爷爷来插吧……开着派出所那辆警车,呼呼的冲向政府办公室,嘟囔道:“大半夜的不回家睡觉,干啥呢?难道办公室日起来有感觉?哎,天儿太冷了,大肉棒子冻僵了可咋整?”

  “嗡嗡嗡”几声轰鸣,捷达警车停在了政府大楼里。柳河乡就巴掌大一块儿地儿,一脚油都能到头了,每秒八百米的速度还真不夸张。

  何静文在三楼办公,大楼里也没啥人了,就剩门口守门老大爷了,龙根一个箭步冲上楼去,眼前浮现一幕:一个俏丽的婆娘,波大屁。股翘的,眨着媚眼冲自己走来,顿时活力四射,浑身使不完的劲儿。

  “哈,我来了。”推门而入,龙根先嚎了一嗓子。

  何静文正审批材料呢?不由的眉头一皱。嗔怪道:

  “小混蛋,你干啥呢?一惊一乍的,吓死人啦你!”扶着胸脯扶了扶,端着热水抿了一口,这才舒服了些。

  龙根讪讪笑了笑,没吭声。婆娘面前千万别解释,越解释越麻烦,撒谎更没辙,一个谎言去说服另一个谎言的事儿,累死人了。干脆面带微笑,啥也不说,来个沉默是金,她拿你没办法!

  “坐下,我给你说点儿事儿。”何静文冷哼一声,给龙根倒了一杯水,“那女的醒过来了吧?”

  龙根有些惊讶,这婆娘能掐会算啊,“你咋知道?”

  “小样儿,都写你脸上呢?”何静文抱着膀子,饶有兴致的看着龙根,“小混蛋,说说,你跟那婆娘啥关系啊,把你急成那样了都,差点儿没操刀子捅人。”

  “咳咳咳”

  龙根有些不好意思,更明白何静文这话有陷阱,打了个马虎眼儿,“这个,我只会拿大肉棒子捅人,操刀子捅人这会儿我还真不会!要不我给你捅捅?”

  “啊呸!臭不要脸!”何静文美眸一瞪,精致而绝美的脸蛋儿拂过一丝红润,更加漂亮了。

  龙根嘿嘿一笑,“找我啥事儿啊?大半夜的不回家。这干起来不方便啊,冷得很,不想脱衣裳……”

  “啪”

  何静文气急,一个爆栗子敲在龙根脑门儿上,气哼哼道:“肮脏思想!”

  “我就想问问你,你想当官不?我缺一个秘书。”

  “男秘?”

       本楼字数:6741

       【未完待续】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 2020年最新最全伊人99综合精品视频_黄网ww国产_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猫咪破解版app官网互动交流网站,上万网友分享伊人99综合精品视频_黄网ww国产_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猫咪破解版app官网心得,通俗易懂地掌握伊人99综合精品视频_黄网ww国产_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猫咪破解版app官网视频专业知识,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:伊人99综合精品视频_黄网ww国产_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猫咪破解版app官网,拥有国产、日韩、欧美、动漫、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。排行榜信息。